美丽年华的乌镇意境

November 7, 2009 | tags | views
欢迎来到乌镇西栅网

  关于乌镇,总是乌镇小桥,乌镇流水,人家,美丽温婉的乌镇姑娘,以及那飘飘摇摇的乌镇雨…

  这一趟乌镇之旅,是我期待已久的。对于乌镇的向往,是从很久很久以前便开始了的…每与我提起乌镇,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那样一幅画面:乌镇下着有着乌镇特色的温婉小雨,雨中有一位极灵秀的女子,撑着一把油纸伞,在乌镇的青石板路上,缓缓的走着,雨雾仿若笼在她身上的一层薄纱。女子应是有弯弯的眉,水灵的眸,小巧的鼻,嫣红的唇,细嫩的皮肤,纤细柔媚的身子,穿着一袭绿罗裙,脚上穿着绣花鞋或凉鞋,白皙的脚踝上系着一串银质的铃铛。走在青石板上,鞋子敲出的声音与铃铛的铃响声,相映成趣……那样温婉的女子,那样温婉的乌镇…那个我梦中的,乌镇。

  因为我们去的不是时候,刚过了乌镇的雨季,让那里热得不象话,更不要说,乌镇下雨了,就连吹来的风也有热热的感觉。然而,乌镇还是乌镇,连那一丝热风也带着乌镇特有的缠绵的味道,悠悠长长,婉转温柔,暖热却让人心醉…

  我们跟着时间的步伐,缓慢地走在乌镇路上,一转头,便能看见几个乌镇妇人坐在河边,摇着蒲扇,姑娘们在河边洗涤竹篮,那一刻,心忽然的静下来。在乌镇,连时间都是温柔的,仿若那不断荡漾开来的乌镇河水,长长久久,是永远都不能停息,但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,慢慢的打着旋圈……

  在我和爸爸的祈祷之下,尽管过了雨季,乌镇也终于还是下雨了…夏季的乌镇雨,似乎没有春季时刻来的温柔,于是,她在树叶上宛若一个年轻的精灵般跳动,舞步清脆而响亮。然后她却又在那乌镇古老的窗棂上化身成睿智的老者,只有沉闷安静的响声…我拿了伞走出去,鞋子在乌镇石板路上发出嗒嗒的声音,伞轻轻靠在我的肩头,雨水滴滴嗒嗒的落在我的伞上…两边的房子都被雨轻轻笼上一层轻纱,模模糊糊,朦朦胧胧的,描出那样一幅乌镇江南水乡的景色,那白墙黑瓦,青砖黑木…

  乌镇的傍晚,就如出嫁的乌镇女子,那时一生最美的时刻……轻声地问,乌镇阿乌镇,你披上霞幔,匀上晚装,今夜谁来?这像是一场千百年的等待……曾经的乌镇,是吴越之交,那么,那美人西施入吴之时,是否也路过这个乌镇呢?是否也如我这般站在桥边?是否望着如此天色,难忘故国,思念那个爱着恨着的人?或许,乌镇并不理会这成王败寇的旧事,也不管那佳人留下的痴恋的目光与脚步,她只管等待着她等待的人,为自己千百年的美丽下去,然后将自己的秘密与心事,说给柔柔抱着她的流水听……

  乌镇修真观前,有一个那么那么高的戏台,戏台的屋顶上,站着生旦净末丑等各式戏子的塑像,塑像仍旧虔诚的固守着唱念打做的姿态。在我忙着拍照的时候,戏台里缓缓走出个半老的徐娘,手执一方帕子,嘴一张一合的缓缓唱着,旁边写着“花鼓戏之乌镇王嫂”。我不懂乌镇戏,也因为隔得远,无法听清她在唱什么…然而她好像一丝也不在意戏台下来来往往的人,或坐下聆听她戏的人,她就那么自顾自的唱着,沉浸在,自己的世界…不再理会旁人…

  在乌镇,或左或右,都能不期然的遇见一条小巷。长巷,短巷,短巷,长巷……短巷很短,还未来得及赞叹河边的依依垂柳,便已有转入了另一个巷了。乌镇长巷很长,一直蔓延到某一处大户人家墙边的杂草处,又或是蔓延到某一个繁华的乌镇大街,如此悠长,悠长的连心都陷进去了,又如何想的感叹呢?那样的感觉,像极了在读宋词的长短句,起伏的韵脚,参差的心情……

  乌镇的桥多得不敢想象,走过一条小巷,或路过几栋屋子,就看见一座乌镇桥,好些的就是乌镇青石桥,差些的就只是乌镇石板,乌镇青石桥的栏杆通常都是石质的,而石板桥则是以木头为栏杆,带着一些陈旧的味道。有些桥,还会附带一个小亭子,我想若是下雨,在那座桥上,在那桥上的亭子中,怕是放了多少的邂逅吧…我想若是以后我有了恋人,我必定将他带到这缠绵的乌镇来,在黄昏的时刻,找一座有亭子的小桥,倚在栏边,牵手直到天明……而没有亭子的小桥啊,便是适合别离的吧。那么,是否有多少座桥便有多少的别离呢?那么,是否有多少的别离边有多少的等待呢?走过每一座桥,心里总是感觉在读着故事,读了便忘了,然后心里一直有着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,悄悄蔓延,再被悄悄遗忘……
  
    在乌镇这样的江南水乡,船是不能缺少的交通工具。坐在乌镇乌蓬船上,船夫摇着橹,船晃晃悠悠的破水向前行去,水边涟漪不断……我想要是能有位乌镇女子,能在这小船上弹筝,那又该是怎样的一份诗情画意阿……我想曾经的曾经,乌镇的小河上,必定有这样的雅女子,任着琴声穿过窗棂、攀上水廊、越过小桥、漫过街道……琴,弹给知己听,更是弹给这一江春水听啊……

  在乌镇这样的江南水乡,在那样的缠绵的气息中,真的想谈一场恋爱。或者,连恋爱都不需要,就在那下过雨的午后,在湿漉漉的乌镇空气中,一个轻轻的回眸,望见一个人,心里如小河中的涟漪,荡漾开来久久不能平息。然后,穷尽一生也不能忘怀的一瞬、一眼、一人……引发我这些绮丽的情思的,是一对情侣,天下着细雨,男子右手搂着女孩的肩,,左手撑着伞,两人亲密的挤在一把伞下,亲密的一并先前行去……在乌镇,都是处了一辈子的老夫老妻,一问之下,还有不少是初恋情人。我坐在桥上,望着流水,想,乌镇的情是否就像这流水一般,缠缠绵绵,川流不息的向前奔去,毫不犹豫地,奔向爱人呢?”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这是否就是乌镇的情,也是也许我愿意毕我一生所追求的爱呢?

  其实,我多想能一直留像乌镇这样的地方,过着慵懒的生活,偶尔走在乌镇青石板路上,静静地缅怀一些,人、事、物……
 

 

Copyright 2001-2013 wuzhenxizha.com